Nature综述:肝癌的治疗现状与未来

2018-11-14

来源:面面是个好孩子

肝癌已经成为威胁全球人类健康的重大疾病之一,肝癌防治的难点在于即使是早期进行了及时的诊断和治疗,复发率依然很高。而中晚期的肝癌患者,情况更加不容乐观,如果癌症扩散到了周边的淋巴结,患者的5年生存率只有11%。当癌症扩散到其他器官后,5年生存率更是只有3%。

近日,《Nature》的子刊《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对世界范围内有效的几种肝癌疗法进行了总结。

1.现有的常用疗法


从作用机制上看,目前的肝癌系统疗法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多激酶抑制剂”(MKI),另一类则是免疫疗法。


目前,美国FDA已经批准了3款MKI。第一款是拜耳(Bayer)带来的索拉非尼(sorafenib),2007年获批,是首款治疗晚期肝癌的一线疗法。从总体生存率收益上看,它要优于安慰剂。但它的客观缓解率(ORR)较低,只有2%。第二款MKI同样由拜耳带来——2017年4月,美国FDA批准瑞戈非尼(regorafenib)上市,用于在索拉非尼的治疗后,疾病依旧出现进展的患者。第3款是卫材(Eisai)和默沙东(MSD)联合带来的乐伐替尼(lenvatinib),其与索拉非尼的中位总生存期相比,具有非劣效性。这也是FDA在过去十年来批准的首款能用于一线治疗的系统疗法。


相比之下,能用于治疗肝癌的免疫疗法就不是那么多。目前,只有Opdivo(nivolumab)获批,用于曾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的患者。另一款重磅免疫疗法Keytruda(pembrolizumab)则在今年7月获得了治疗肝癌的优先审评资格,有望在11月初获批。


2.在研疗法


血管生成抑制剂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是在研疗法的主流。


cabozantinib是一款口服的MKI,在经治的晚期肝癌患者中,相较安慰剂,它显著延长了总生存期,达到了主要临床终点。其次是ramucirumab,,一款抑制血管生成的单克隆抗体,能够靶向VEGFR2。在一项3期临床试验中,它同样能延长经治患者的总生存期。但它只适用于甲胎蛋白(AFP)表达水平较高的患者。在那些表达水平不高的患者中,它的治疗效果有限。


在研管线里,免疫疗法也同样占据了重要地位。除了有望在本月获批的Keytruda外,管线中还有百济神州与新基带来的tislelizumab,以及诺华带来的spartalizumab。两者的作用靶点都是PD-1,前者已经进入了3期临床阶段,后者也已进入了2期临床研发。此外,PD-L1抑制剂Tecentriq(atezolizumab),以及Imfinzi(durvalumab)与tremelimumab(CTLA-4抑制剂)也正在临床研发之中,Tecentriq还曾获得美国FDA授予的突破性疗法认定。


期刊分析指出,依照市场份额看,目前抑制血管生成的药物占了统治地位,但免疫疗法将在5年内有望成为治疗肝癌的第一大疗法。我们期待更多新药能够不断问世,给全世界的肝癌患者带来新的治疗方案。

 

分享: 分享

MedTrend  ∣ 医趋势

医疗前沿资讯 | 趋势观察洞见 | 组织与领导力 | 人才解决方案

扫一扫上方二维码或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