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剖析苹果医疗野心,除自动驾驶外的又一重大布局

2019-01-22 19:52:48 Alicia

来源:猎云网



蒂姆·库克上周在媒体采访中,似乎强烈暗示了苹果将在近期推出新的医疗服务或设备功能。


但是对此,我们不禁疑问究竟是什么,以及何时推出。自然,库克不会泄露出一点风声。不过,苹果已经透露了一些可能在医疗保健系统中扮演更有意义角色的举动。该公司可能会重点关注三个领域:血压管理、糖尿病管理和睡眠科学。


血压


苹果在2015年第一版Apple Watch中,嵌入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精确心率传感器,并在之后继续增加了心脏监测功能。最新的主要改进是增加了形成心电图所需的电传感器,能够测量控制心肌泵送的电信号特性。虽然Apple Watch的ECG已经对一些用户的生活产生了积极影响,但它并不是适用于大多数用户的主流功能。然而,血压监测器可能更接近这个要求。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称,大约有7500万美国成年人患有高血压。


苹果留下的一些线索表明它正在考虑这种技术。美国专利局于2018年6月公布了一项苹果专利,描述了一种“简易血压测量系统”。苹果在这份专利中举出了一个应用:一个可充气的血压袖带可以被嵌入手表的表带中。佩戴者会感觉手腕被挤压,手表上的新传感器会测量收缩压和舒张压。


医疗器械制造商欧姆龙最近在CES上展示了一种新产品,似乎证明了这类产品可以得到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并上市。像苹果专利中描述的技术一样,欧姆龙的产品——称为HeartGuide——使用内置在手腕佩戴式设备表带中的充气袖套来测量血压。欧姆龙表示,虽然还有其他可佩戴的血压监测仪,但它们只依赖传感器,只能提供估计的血压读数。该设备还包含创建ECG所需的电传感器。苹果可能正在寻找方法,将血压读数添加到现有的心脏监测功能中。


糖尿病管理


“苹果对糖尿病和持续葡萄糖监测概念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创意战略总裁兼长期苹果分析师Tim Bajarin说。患有糖尿病的Bajarin使用Dexcom开发的一个系统,该系统通过几个穿入使用者腹部皮肤下方的小尖头来监测血糖,并通过对存在于间质液中的葡萄糖取样来获得测量结果。血糖水平可以持续测量,并无线传输到Apple Watch显示屏。


苹果还与一家名为One Drop的公司开展合作,该公司生产一种血糖监测套件,可以将用户的血液检测结果直接发送到Apple Watch。


虽然Dexcom和One Drop目前依赖于直接从用户身体中采集液体或血液,但据说苹果正在开发一种非接触式血糖水平采集方法。该公司希望使用一种发光传感器来测量血糖水平,这种传感器可以将光向下照射到用户手腕的血流中,并识别血糖分子。


“虽然这很难做到,但我知道他们对此很感兴趣,”Bajarin表示。如果苹果能找到并利用这种方法收集可靠的结果,它可能会改变很多人的生活。美国糖尿病协会称,全美大约有2300万人患有糖尿病,另有700万人患有糖尿病但尚未确诊。全世界糖尿病患者的人数远远超过了4亿。


睡眠科学


知情人士表示,苹果健康和智能手表团队的成员对睡眠科学非常感兴趣。但是到目前为止,苹果还没有在iOS或watchOS中构建原生睡眠监控应用,也没有在Apple Watch或AirPods中嵌入特殊的睡眠检测传感器。


去年,苹果收购了芬兰睡眠科学公司Beddit,该公司生产的一种传感器薄垫,可以放置在用户床垫下,并可以检测睡眠时间、心率、呼吸、打鼾以及卧室温湿度等指标。它还配套推出了一款应用,来显示和管理从设备收集的数据。去年12月,苹果开始销售自收购以来的首款Beddit产品。因此,我们可以预见,该公司最终会在iOS或watchOS中嵌入一些Beddit功能。


苹果已经尝试了许多方法来帮助人们测量和理解他们的睡眠。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甚至制作了一个装有传感器的“睡眠面罩”原型。


其竞争对手、可穿戴设备制造商Fitbit在睡眠科学方面的工作也可能为苹果的动态提供些许线索。该公司在其可穿戴设备上增加了一个相对SpO2(血氧饱和度)传感器,用来测量血流中的氧含量。利用这些数据,Fitbit可以确定睡眠期间呼吸的中断,比如睡眠呼吸暂停引起的呼吸中断。其他Fitbit传感器检测睡眠持续时间和睡眠质量等指标。Fitbit正在测试一种将一组睡眠测量值汇总成简单“睡眠分数”的方法,用户可以在每晚睡眠后看到这个分数。


目前,Apple Watch并不支持这种方式,因为它的电池无法续航一天一夜。但是Beddit已经可以从收集的数据中创建出“睡眠分数”。因此,苹果已经拥有监控睡眠所需的软件和专业知识,现在只需要找到一种在硬件中支持这一功能的方法。


苹果的医疗保健历史


Bajarin指出,我们经常将苹果的医疗保健业务与Apple Watch联系在一起,但实际上早在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该公司从iPhone的健康和保健功能就开始布局,包括像步进计数器和锻炼程序之类的功能。然后,它构建了一个统一的平台,用于在iOS的健康应用中收集各种个人健康数据。随后又面向研究人员和护理人员推出了ResearchKit和CareKit。最近,苹果又增加了一项功能,让人们可以在设备上保存限定版本的电子病历。


当2015年Apple Watch问世时,事情开始变得更加严肃。Bajarin说:“Apple Watch给可穿戴设备带来了健康功能,并提高了测量精度。”Apple Watch最初被定位为一种健身设备,但它的目标一直是构建更直接监控健康的功能。除了ECG读卡器之外,Apple Watch现在还具有跌倒检测功能,如果设备中的传感器检测到佩戴者突然跌倒,它可以提醒护理人员或亲人。


长期以来,苹果和谷歌等硅谷公司试图避免与食品药品管理局打交道,并寻求提供不需要政府批准的健康功能。随着科技公司意识到与FDA的接触不可避免,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例如,苹果在提交心电图功能以供批准时,就获得了第一次与FDA合作的经验。ECG系统在公开发布前一天从FDA获得了新的许可。


与FDA的合作包括将该机构及其指导方针尽早纳入开发过程。来自AliveCor的Vic Gundotra解释道,这需要一种不同的产品创造思维方式。AliveCor生产的Kardia Band,是FDA批准的第一个ECG腕带。寻求对数字健康产品的批准是一个昂贵且耗时的过程,对于硅谷公司来说,这似乎常常是一个令人不快的过程。负责Google Photos和Google+开发的前谷歌高管Gundotra表示,他和团队花了一些时间来适应该机构有条不紊、基于证据的做事方式。


苹果现在也已经进入了这个过程。Bajarin指出,它的优势是能够分配大量的工程师和临床医生,与FDA密切合作,推动审批程序。苹果有资金雇佣它需要的任何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并且也已经进行了大量招聘。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在圣克拉拉的健康实验室工作,苹果员工经常被带进这个实验室,来帮助测试iPhone和Apple Watch的新健康功能。我们可能才刚刚开始看到他们劳动的成果。


隐私定位


除了健康特征和功能之外,苹果已经做了大量工作来改变自己在医疗保健行业的定位。数据隐私对于所有涉足医疗领域的科技公司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考虑因素,苹果一直在进行一场长期的高调运动,以保护个人数据,甚至不受执法部门的侵犯。对于像Facebook这样从收集和利用用户数据中获利的公司来说,这一点也很关键。在技术方面,苹果将敏感的个人数据(如Apple Pay交易数据)存储在设备内部的安全区域,即使苹果自己也看不到。所有这些措施都帮助建立了信任,让消费者做好准备,迎接苹果设备存储健康数据的时代。


手腕上的医生


为Apple Watch打造摄像腕带的CMRA首席执行官Ari Roisman说,Apple Watch越强调医疗保健,它就越有意义。“对许多人来说,Apple Watch是值得信赖的伴侣,它就像手腕上的医生,对你非常了解,”Roisman说。“最终,它会感觉到什么样的营养物质在你的血液中流动。”血压和血糖数据也能够补充更多的细节。


Apple Watch已经触动了很多人。它还没有像iPod或iPhone那样改变世界,或者改变苹果,但是它仍然具有这样的潜能。分析师表示,苹果迄今已售出多达6000万只Apple Watch,到明年年底,其销量可能会增长到1亿多。Roisman说:“当你拥有强大的计算能力,再加上皮肤上的传感器,你可以做到很多事情,也可以凭直觉感知到很多事情。”


Apple Watch收集到的生物特征和诊断数据的种类和数量在未来几年里将可能会快速增长。我们所面临的挑战,可能是将提供给护理者的数据流量限制在最有意义和立即可采取行动的事实上。


在史蒂夫·乔布斯去世前,蒂姆·库克等苹果众人向这位即将去世的首席执行官承诺,将开始研究苹果参与医疗保健的方式。Bajarin说:“史蒂夫对自己生病期间看到的一切非常失望,这引发了一场关于苹果如何在改善医疗体系和医疗监控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讨论。”从库克上周发表的言论来看,他对这一承诺仍然记忆犹新。


分享: 分享

MedTrend  ∣ 医趋势

医疗前沿资讯 | 趋势观察洞见 | 组织与领导力 | 人才解决方案

扫一扫上方二维码或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