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负增长8.6%,浙江药品零售市场到底怎么了?

2019-03-01 09:31:39 Alicia

来源:第一药店财智



浙江人口密度高,经济活跃,居民收入水平一直位于各省前列。在药品零售领域,不仅区域强者辈出,而且在地市甚至县级市场,都拥有一批实力不可小觑的连锁药店。按理说,浙江省的药品零售市场规模应该节节攀升。


然而,根据中康CMH监测数据显示,浙江省药品零售市场规模在2018年呈现负增长,整体规模下降了8.6%。


作为占比2018年全国药品零售市场份额5.22%的浙江省,经历了怎样的境况?又为何会出现负增长?零售药店要如何应对?

 

一、浙江药品零售市场之惑

 

都说新年新希望,对于2019年,建德市同丰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总经理朱毅然却并不乐观。他说:“尽管2018年建德市同丰大药房药品总销售额较2017年既没增加也没下降,但这样算下来,2018年的利润降低了不少。”


建德市同丰大药房的经营境况并非个例,浙江大部分零售药店在2018年都遭遇了热销单品销量下降、门店客流下降等情况。根据中康CMH监测数据显示,浙江省2018年药品零售市场规模下降了8.6%。


1.部分热销单品销量下降

 

为此,第一药店财智采访了浙江省8家零售药店,各家负责人均表示,确实出现了部分单品销量下滑的现象。


“2018年,我们的归脾颗粒、黄芪颗粒两款单品销量下降了95%左右。”宁波某连锁药店负责人在接受第一药店财智采访时表示,即便去年的门店数量有所增加,但销售额却没有达到预期的增长,其主要原因就是受到了部分单品的业绩拖累。


在建德市同丰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总经理朱毅然的口中,第一药店财智也得到了同样的观点。“去年我们的总营收与2017年持平,但是利润是下降的,重要原因就是零售药店感冒类、胃肠道用药等销量大且毛利率高的药品销量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接受采访的8家零售药企中,销量下降的单品绝大部分来自于医保目录的中标产品。


“去年我们门店光医保中标产品的销量就下降了30%。”杭州为诚人家医药连锁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少将对上述观点不可置否。

 

2.门店客流量下降

 

门店客流量下降是去年浙江药品零售市场出现的另一个惨淡现象。


“建德市同丰大药房20多家门店的客流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客流损失最大的门店下降了20%以上。”朱毅然说。


宁波某药店负责人向笔者算了一笔账,以一个面积为100㎡的中型社区店为例,如果月客流为1500人,顾客人均消费40元,客流下降20%后,这个店的月营收将下降1.2万元,年营收将下降14万多元。以此推算,可想而知,客流下降带给拥有数十家甚至上百家门店的连锁药店年营收带来的影响。


 

二、浙江药店到底经历了什么?

 

缘何浙江省2018年药品零售市场是如此情景?


“杭州为诚人家医药连锁的门店,去年销量降低的药品,基本上都属于浙江省医保名录中标产品,据了解,浙江省很多零售药店都是如此情况,可想而知浙江省医保支付限价政策给零售药店带来的压力。”刘少将表示。


据了解,开放的医保政策让浙江的零售药店活得比较“滋润”。浙江省内几乎所有地区均已经对零售药店开放医保统筹资源,让零售药店有充分的医保资金支撑门店运营。此外,消费者个人医保账户内的历年结余资金还可用做其他用途,无疑又进一步扩大了药店的销售规模。


在医保政策开放的前提下,医保销售规模成为不少零售药店赖以生存的重要资源。据了解,浙江省内大部分零售药店的医保销售占比达到50%,部分地区更是高达70%。



然而,2018年3月,浙江省省级医疗保险服务中心下发了《关于执行2018年医保药品支付标准的通知》,要求医保定点医疗机构和医保定点零售药店(两定机构)统一执行同一医保支付标准。


这意味着,浙江医保目录中有5700多个品种,需要统一执行同一医保支付价格。这对零售药店来说,一方面日常销售的约700多个医保目录产品,面临进货价和标准价之间大部分出现价格倒挂现象,严重挤压零售药店的生存空间;另一方面,药价与公立医疗机构持平的零售药店对消费者也失去了吸引力,进而导致客流下降。


三、流动人口下降

 

除了政策带来的持续影响外,流动人口下降带来的需求缩水,也成为了浙江药品零售市场发生负增长变化的主因。


《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8》显示,全国流动人口规模从2015年起从此前的持续上升转为缓慢下降,如2016年全国流动人口规模比2015年减少了171万人,2017年继续减少了82万人。


这种趋势对于流动人口较多的浙江省也不例外。


以温州为例,作为浙江省外来流动人员聚集地,2010年温州外来流动人口总数就已达到约315万人,外出流动人口约168万人,流入量为流出量的1.88倍。但这几年,温州外来人口的增量并不多,2017年温州市户籍人口从818.38万人增加到824.55万人,6.17万人的增量中绝大多数是新生儿,新温州人落户比例不高。


“外来流动人口的减少,一定程度上减少了购买药品的顾客总量,顾客减少,销量和销售额也会跟着减少。”浙江瑞人堂医药连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翔泓表示。


四、电商销售的冲击

相比其他省份,浙江电子商务发展一直处于全国超前行列。这使得浙江药品零售行业的电商发展有着“进水楼台先得月”的先天优势。也正是这样的区域经济特点,对当地药品零售带来了冲击。


作为电商重镇,2017年浙江连锁药店的网上药店取得了大幅的销售增长:瑞人堂在2016年168%增长率的基础上,2017年进一步增长148%,网上药店销售额达到1.7578亿元;杭州九洲2017年的网上药店销售额为1.8亿元,增长20%,与上一年持平;宁波彩虹2017年网上药店销售增长20.83%,达到了7250万元。


有两组数据可以佐证浙江省2018年网上药店销售情况:一是浙江瑞人堂医药连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翔泓提供的数据,2018年瑞人堂网上药店销售额持续增长,销售额达3.6亿元,同比增长104.8%;二是去年8月20日,阿里健康联合东仁堂大药房、海王星辰健康药房、九洲大药房和天天好大药房等多家连锁药房,以及如家、君庭等连锁酒店合作伙伴,在杭州试水24小时药房O2O送药,当天交易超5000单。


相较于网上药店一天上千单的交易量,零售药店一天最多也就100多单,这种参照更像是小步枪与核武器的对决。网上药店销量大幅度增长,不仅昭示着顾客流量在实体药店与线上药店的此消彼长,更是为实体药店在新零售模式下,如何强化线下体验与专业服务提出了挑战。


五、结语


如今,浙江省2018年药品零售市场规模下降已成事实,医保支付限价、流动人口减少、电商销售冲击等“拦路虎”依旧虎视眈眈。


如此背景,零售药企或零售药店负责人与其惴惴不安,不如主动出击打破困局。那么,零售药企或零售药店负责人该如何做呢?


分享: 分享

MedTrend  ∣ 医趋势

医疗前沿资讯 | 趋势观察洞见 | 组织与领导力 | 人才解决方案

扫一扫上方二维码或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