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流通“减肥”记

2019-03-13 10:14:54 Alicia

来源:赛柏蓝



中国医药流通,要从英国人说起;减肥得从增重说起。


第一笔的临摹


起点,定格在19世纪。


1850年英国商人在广州的沙面开设屈臣氏药房,同年,英国药剂师洛克在上海开设上海药房(Shanghai Dispensary)。这是外商在中国最早开办的西药房,确切说,是被英商独揽。


来源:网络


紧跟着,德、美、法、日商人的药房在广州、上海成立。


19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初,外商的医药商业主要集中在东南沿海口岸城市,并逐渐向北方和内地延伸。1882年美洲归侨罗开泰在广州开办泰安药房,打“民族牌”与英商的屈臣氏抗衡。


随后国人范水模山,在全国各大城市相继开办药房,国内医药商业崭露头角。


当时药房的服务,似曾相识。


据史料记载,除售药和经营配方外,当时药房还兼卖饮料和化妆品。很多药房能做到电话购货、接方送货,昼夜营业。有的药房还和私人诊所有固定业务关系,医生开出处方后让患者到指定药房买药,药房定期与医生结算回扣。


跨入20世纪,国人经营的药房覆盖区域越来越多,中国医药商业粗具规模。有的药房开始生产一些原料药,自行制销成药,孕育制药工业;有的药房经管有道,衍生批发业务——中国医药流通的雏形。


一条不分叉的运河


抗战期间,医药流通渠道错综复杂。


新中国成立后,以“条条为主、集中管理”的思路重新梳理,医药流通进入计划经济——万流归一、一个渠道。


1950年4月,中国医药公司由卫生部筹建,8月1日正式成立于天津,1952年5月划归贸易部领导。


来源:中国医药商业史稿


自1952年起,中国医药公司先后建立天津、上海、广州、沈阳、北京、西安、重庆、武汉8个一级站(西安、重庆、武汉在1957年前被陆续撤销),各省、自治区先后组建二级站和县医药公司。


这是一条垂直的链条,三级结构按行政区逐级调拨,统一计划、统一制度、统一财务核算。渠道极度集中,基本上禁止制药企业直销终端。


事实上在建国初期,选择这个模式是有政治和经济上的双重考虑。


1950年,医药市场的主要供应渠道还是私营药房。政府建立一个强有力的药品购销渠道,一方面可以稳定市场、打击哄抬物价等乱象;同时还兼具对私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之责。


以上海为例,到1956年私营药房就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公方代表居领导地位的公私合营。


从1950年到1976年间,有过适当放权的松动,但这套国营体系还是铁板一块,民间资本只能远观、不可涉足。可以想象,当时的商人在严密的三级商业模式外徘徊,心情迫切、技痒难耐。


门微开,万人空巷找寻这道光


1978年改革开放,1981年药品政策松动,机会终于出现。


来源:网络


1981年5月22日,国务院发出《关于加强医药管理的决定》要求“医药产品只能按需生产,按需供应,不得向企业压产值、压产量、压利润”。根据这份文件,医药商业取消了包销制度,自上而下的指令性计划,逐步过渡为自下而上,上下结合的指导性计划。


基于此,医药流通多年来封闭的渠道很快被冲破,出现了多渠道收购供应、委托销售、特约销售等形式。


一、二、三级站可同时从药厂进货,一、二级站也开始向医院销售。很多下属公司开始办企业进行药品销售;工业进入商业领域自销不再是个别现象;一些新办的批发企业开始出现。


1984年,全国各地开始建立医药贸易中心,大型药交会出现了、县级订货会出现了、医院订货会也出现了。春天来了,大家都活动起来了。


这一年还出现了由点到面,以利润为中心的经营承包制。这种始于广州,上海、北京、天津等供应站紧随其后的新方式,效果立竿见影,企业盈利飞速提升,于是各地区、各单位群起效仿。


门微开,为民营参与留了一道缝。


时年32岁的刘宝林,就是在1985年以承包镇供销社医药商店起步,踩准了时代节奏,迈出了若干年后中国民营医药物流千亿帝国的第一步。


封闭的市场打开,机敏的人毫不犹豫追寻这道光。1986年,全国共有2300个县级医药公司,26000多个基层零售网点,5万多个药品代销点,较1952年增长20多倍。


百舸争流,都在往这个市场里扎。


为争夺市场,“收受回扣、请客送礼”这个当下还存在的不正之风开始出现;假药劣药流窜市场;药品交易中心遍地开花,很多流于形式,浪费严重;效益下降......


开往春天的列车,挤满期望


各显神通、百业经药。到90年代末,医药流通企业数量变成16000多家。以“小、散、乱”为特征的中国医药商业自此形成。


来源:摄图网


国务院1994年9月29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药品管理工作的紧急通知》中提到:当时制售假劣药品屡禁不止,犯罪分子丧心病狂;一些地方和部门竞相开办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和药品集贸市场,药品生产经营秩序混乱,药品购销中行贿、索贿、回扣等不正之风盛行……


1996年入行的老医药人张宾对当年的“乱”记忆犹新,“当时的太和医药市场,针剂都有摆摊儿在卖,和菜市场差不多”他回忆道。


八十年代初,始于“跑单帮”后汇聚成“十万贩药大军”的太和人,基于先把货运回家乡再伺机出售的习惯,逐渐形成了皖北最大的普药输入和输出地。


除太和、成都五块石、广东普宁这些成规模的外,遍布各地、几经被取缔的“药品集贸市场”野火烧不尽,到2001年还间歇性死灰复燃。


改革开放前期的中国医药流通,处于计划经济瓦解、市场经济崛起的转轨期,从绝对垄断走向了相对竞争、无序竞争,速度前所未有、营收几何级增长。


入世前后,天空飘洒张张门票


1998 年 4 月 16 日,国家医药管理局合并原卫生部的药政司、吸收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部分职能,组成了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副部级),去掉了这一机构前20年中的“医”,对症下“药”。


1999 年11月1日,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已于2003 年撤销,其负责贸易部门与对外经济贸易合作部合并为国家商务部)下发《医药流通体制改革指导意见(1999)1055 号文件》。


文件明确,要用5年时间扶持5到10个有竞争力的特大型医药流通集团——为“入世”后迎接外资挑战做准备。(作者注:中国2001年“入世”)。


政策同时提出5项具体措施,其中“允许并鼓励各行各业、各种经济成份以兼并、重组、联合等多种方式参资入股医药流通企业”——医药流通从开道缝、开个窗到现在大门敞开。


自此,混合、民营和外资等多种所有制形式的医药流通企业先后开始涌现。


嘉事堂药业,就在这一年通过股权置换方式整合了北京海淀区、石景山区、丰台区、房山区、朝阳区等区属国有医药经营公司资产。


2000年5月28日,湖北九州通医药有限公司正式营业(2000年1月28日注册成立),打破了国有企业“一统天下”的格局。


2000年12月28日,北京市医药公司与北京市医药经济技术经营公司进行资产整合,成立北京医药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进入华润体系, 2012年更名,就是现在的“巨无霸”华润医药商业集团公司。


2000年1月28日,回音必集团在杭州市上城区工商局登记成立,主营批发、零售。


2003年,太和县医药公司与中国华源集团整合成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深圳海王与潍坊医药采购站成立山东海王银河;国药控股也成立于2003年;2003年12月11日,永裕新兴正式成立,境外资本首次实质性介入……

一夜春风来,万树梨花开。


狂奔洪流之上,竖起道窄门


2001年,全国医药流通企业超过17000多家,秩序混乱、市场环境恶劣。


乱来,大治就到。


来源:摄图网


《中国社会保障》2001年第5期《药品流通秩序亟待规范(作者:张鹤镛)》一文写道:当前,中国药品流通领域秩序混乱。


全国现有医药批发企业17000多家,市场环境恶劣,一定程度上造成药品价格居高不下,药品质量参差不齐。特别是农村药品质量及药品流通秩序混乱的问题更加突出。


在城市,药品流通秩序混乱和药品质量问题也令人担忧。制售假劣药品的违法犯罪行为还很猖獗,药品生产流通秩序还比较混乱,已经取缔的非法药品集贸市场仍有死灰复燃的种种迹象。


这种乱象,在2000年2月21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务院体改办等部门《关于城镇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指导意见的通知(国办发〔2000〕16号)》中体现的比较清晰。


这份文件中,国务院鼓励大型批发企业跨地区兼并市、县级批发企业,将市、县级批发企业改组为区域性基层配送中心,取缔药品集贸市场。


明显是对 “小、散、乱”忍无可忍,最后干脆说:近期暂停审批和登记新设药品批发企业。


我问一位从业近30年的医药人“你最喜欢那个阶段?”,他回答“2000年左右,好玩”。他说,那时候手里有药就能卖,“我们收现金用药箱装,百元大钞少,一箱钱就二三十万元”。


可“好玩”的光景还是到头了。


2001年11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加快GSP认证步伐和推进监督实施GSP工作进程的通知》。迫切陈词:将原设想的5年内结束现有企业的GSP认证时间缩短到3年。


并公布任务:2004年年底前,所有企业完成GSP改造和GSP认证,不达标就歇业。


由此,药品流通企业数量下降,并得到控制。


至少从2009年起,流通企业数量就保持在1.3万家左右(商务部:2010年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分析报告)直到现在,一直背着“小、散、乱”的标签。


基于对“入世”的承诺,2004年12月11日,我国药品分销业全面对外资开放。


查阅资料,当时行业对全面放开后对外资进入的担忧,现在看并未应验。


永裕在中国并没有太大起色,2011年被康德乐收购,2017年11月康德乐中国将业务出售给上海医药,唯一一家外资医药商业公司谢幕。


目前医药流通行业,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主营业务处强势,民企与其共存,但影响力还无法同日而语。


2004年强推企业GSP改造、认证的同时,4月1日起,正式实施新《药品经营企业许可证管理办法》,明确开办药品批发的标准。强行淘汰一批后,流通行业真正的竞争由此开始。


东南和齐鲁,两张不期而遇的健身卡


此后数年,政府忙于医改,着重解决看病贵、以药养医、稳定保护医保基金,发力工业和医院两端,制定了不少政策。


期间,流通行业摇摇摆摆前行,在强势国企不断落子布局、医院药房开始被托管、隔三差五被敲打“小、散、乱”节奏中,各自寻找更多的生存空间,依然没有摆脱粗放和混乱的惯性。


再次站在聚光灯下,源于东南。


来源:摄图网


2010年5月,福建省从基药第七标开始,正式执行两票制;2012年2月,三明医改起步;取得成效后,2014年10月被原国家卫计委当做样板介绍给全国。


高层关注,风光无两。


之后,两票制率先被选中,作为医改的突破口推行。三医联动、取消加成、药占比等紧随其后。


2016年4月27日国家发布《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要求8个省份试点医药流通领域的两票制政策。


7个月后,“压缩流通环节、净化环境、打击过票洗钱”的两票制全国推进,缺乏竞争力的小散企业每况愈下。


“祸不单行”的是,2016年3月山东疫苗案爆发。


医药流通的乱,以及带来的恶性后果让整个社会感受到切肤之痛,再加上为两票制试点推行“开道”的需求,不整顿不行了。


2016年5月3日,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关于整治药品流通领域违法经营行为的公告(2016年第94号)》,俗称“流通十条”,对挂靠、走票、过票等乱象进行整治,业界有叹“史上最严”。


这一年,全国在流通领域立案查处企业1383家,吊销《药品经营许可证》40张,注销《药品经营许可证》207张,撤销药品GSP证书172张,移送公安机关案件47起……


两票制后是营改增,医药流通的空间愈发收紧。2016年的行业政策密不透风,焦虑情绪相互传染,从业者在表达“危机、洗牌、淘汰”的当下境遇时,往往还会在这些词前加上个“大”字。


每个人都清楚政府改革的目标,只不过当时,弱者焦虑的是对生存的彷徨,强者担心的是市场的动荡。


沪上风云诀,买、卖跨过中间商


整治之下,2017年市场增速放缓。


商务部数据,2017年全国七大类医药商品销售总额20016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8.4%,增速同比下降2.0个百分点。实际上,增长速度从2013年的16.7%后,逐年缓慢下滑。


医药流通市场从1953年4.4亿、1988年143.7亿②、1996年908亿、2006 年 3360 亿高歌猛进到2016 年的18393 亿后,在密集政策剪裁下,从比拼冲刺速度转轨到“提质增效、转型升级”的步调中。


2018年9月,国药控股原总经理、现中国医药商业协会执行会长付明仲告诉赛柏蓝,虽然商务部2017年度“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分析报告”中,医药流通企业数量还在1.3万家以上,数量几乎没有下降,但实际上已有2500家左右出局了。


“总数量变化不大,主要是另一批创新型的药品流通企业成立,这刚好填补了传统企业出局带来的空缺”她说。


2018年6月,在央视节目——《寻找医药行业真成长》的采访中,河南某医药物流公司的副总透露,半年来,河南93家药品流通企业或倒闭、或被收购。


他说“截止到2017年底的时候,河南有303家医药物流批发企业,截止目前为止,只剩下210多家了”。


“危机、洗牌、淘汰”的焦虑,不幸应验,更大的挑战接踵而来。


2018年12月6日,国家医保局在上海和药企的4+7带量采购谈判落锤,11个城市的公立医院和药企直接连线,2019年3月将启动,朝着一票制的终点站隆隆驰去。



大部分流通企业的分销能力只能雪藏,将自身降格为配送商,和巨头商业血拼利润微薄的配送权,未开战、胜负已定。如果带量采购范围逐年扩大,流通行业资源再一次向头部汇聚,集中度继续提升。


两票制和带量采购一出,医药流通行业明显僧多粥少。

 

弹指69年,轮回的曲线是螺旋


国家药监局曾在公开场合表态,流通企业有3000家就够了;一知名药企营销负责人告诉笔者“流通企业平均利润很低,数量的确太多了,都赚不到钱,集中度提高是应该的”。


减少数量是共识,似乎是个轮回。只是每家企业都和当地的税收、就业紧密相连,谁离场是个问题。


站在2019年,总览建国后中国医药流通的发展历程,沿循的是集中——分散——再集中的普遍规律,正如一个瘦子暴饮暴食体重狂飙后,再锻炼瘦身的过程,是道螺旋上升的曲线。


图片来源:摄图网


从1950年起,弹指69年。对一个人来说已近古稀,但中国医药流通才刚刚开始“魔鬼减肥锤炼”,“瘦身”的目标,是精壮的躯干。


① 注:本文所指的流通,不包括中药材。

② 1988年之前全国销售额的统计包括药品、医疗器械、化学制剂、玻璃器皿,不包括出口金额。


参考资料:

《关于加强医药管理的决定》1981年5月22日国务院

《关于进一步加强药品管理工作的紧急通知》1994年9月29日国务院

《医药流通体制改革指导意见》1999 年11月1日国家经贸委

《关于城镇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指导意见的通知》2000年2月21日国务院等历年政策文件

《中国医药商业史稿》中国医药公司编 1990年6月第1版

《1995年我国医药经济运行分析与1996年发展趋势展望》 1996年第2卷第1期《中国医药情报》

《1997年全国医药市场趋势分析》1997年第16卷第2期《医药导报》

《浅析医药商业经营现状与对策》1998年 第1期 《安徽医药》

《国家经贸委制定<深化医药流通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2000年第9卷第1期《中国药业》

《2011年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分析报告》2012年6月商务部

《中国医药改革开放40年40事》2018年9月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

嘉事堂、九州通、国药控股、华润商业河等药企官网

 

分享: 分享

MedTrend  ∣ 医趋势

医疗前沿资讯 | 趋势观察洞见 | 组织与领导力 | 人才解决方案

扫一扫上方二维码或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