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财政部对77家药企财务检查的意图、政策背景和方法

2019-06-06 09:39:35 Alicia

来源:玲珑药事



6月3日,财政部发布的《财政部关于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的通知》,涉及77家药企财务核查,引起轩然大波。

 

6月4日,受该消息影响,医药生物板块指数收盘时持续下跌1.53%,多达18只板块个股跌幅超过3%以上,仅此一天医药板块市值下跌超过500亿。

 

77家药企中,有20多家是A股上市企业。

 

为什么市场反应如此剧烈,我们从通知中能看出什么?


一、财政部为什么会推出此次核查工作?

 

通知中,核查目的说的很清楚:

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促进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医疗保障体系建设。

剖析药品从生产到销售各个环节的成本利润构成,揭示药价形成机制,为综合治理药价虚高、解决人民群众“看病贵”问题提供第一手资料。

  •  

实际上,2019年国家医保目录的修订,最终是国家医保局和财政部共同确定。


无论是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还是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基本医疗保障药品报销目录制度,本意是在保障公民公平享有医疗卫生资源,但在实际执行中,这些制度跑偏走样,成为了药品生产企业、销售企业的准入门槛。

因此,作为实际上的支付方,财政部有核查药企的成本和费用的需要。

 

二、为什么是财政部推出此次核查工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等相关法规的规定,财政部有会计监督职责,每年对相关重点行业进行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并出具年度会计信息质量检查报告。


例如,2017年组织了对电力、煤炭、航空、金融、粮食等重点行业的中央大型企业、金融机构和地方国有企业开展检查;2018年抽取了钢铁煤炭行业、互联网行业的部分龙头企业开展了检查。


很不幸,2019年抽取了77家药企进行会计质量检查。


此外,作为国家药品价格改革的重要参与部门,财政部也是药价监管的主体部门。


药价虚高的问题,一直受到财政部的关注。


财政部对药企的药价构成门儿清。


在财政部官方网站上,有一份调查研究提及:

从我办对某药企的调查数据来看,2013年度毛利润率高达82.49%,而其销售净利润率仅为8.08%,主要是期间费用吞噬了大量的利润,其2013年销售费用高达25.34亿元,占收入的67.13%,这些销售费用大多以会议费、业务宣传费、学术推广费、市场开发调查费等开支,款项支付给一些中介服务公司,主要用于支付销售折扣。企业的这种行为推高了药价,使生产成本较低的药品零售价格偏高,从生产成本到终端售价的加成高达15-20倍。

 

三、会计信息检查原则是什么?

 

通知中提及两点:穿透性监管和延伸检查。 


穿透性监管:核查药企销售费用的真实性、合规性,对医药销售环节开展“穿透性”监管。


延伸检查:延伸检查关联方和相关销售、代理、广告、咨询等机构,必要时延伸检查医疗机构。


当然,在延伸检查前,检查名单要备案。


穿透性监管是金融监管部门常用的监管方式,发源于美国,被中国金融监管部门参考引用。


穿透原则是指透过表面形态,看清业务和行为的实质,将资金来源、中间环节与最终投向穿透连接起来,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甄别业务和行为的性质,对相关机构的业务和行为实施全流程监管。


实质就是撕开各种华丽的包装,去除马甲,厘清费用和成本真实构成。

 

四、具体怎么查?

 

检查时间要求:6月~7月,8月30日之前上报检查结果。8月,刚好是国家医保谈判目录出来的截止日期。


检查组构成:财政部同国家医保局成立部际协调工作组,监管局、财政厅局成立检查组,医保局派员参加检查组。


检查内容:


学术推广是医药企业常见的经销模式。医药企业往往将商业贿赂发生的费用计入公司的会议费科目,因此“会务费”、“学术推广费”等发生的真实性往往成为核查的重点。


在本通知中,可以看到,销售费用真实性方面的第一小点就赫然是此重点核查。


1.销售费用真实性


销售费用列支是否有充分依据,是否真实发生;

是否存在以咨询费、会议费、住宿费、交通费等各类发票套取大额现金的现象;

是否存在从同一家单位多频次、大量取得发票的现象,必要时应延伸检查发票开具单位;

会议费列支是否真实,发票内容与会议日程、参会人员、会议地点等要素是否相符;

是否存在医疗机构将会议费、办公费、设备购置费用等转嫁医药企业的现象;

是否存在通过专家咨询费、研发费、宣传费等方式向医务人员支付回扣的现象。

 

2. 成本的真实性


采购原材料时,是否存在通过空转发票等方式抬高采购成本的情况;

将制造费用分摊至不同药品时,分摊系数是否合理,是否存在蓄意抬高生产成本的现象。

 

3. 收入的真实性


是否利用高开增值税发票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

是否将高开金额在扣除增值税后又以劳务费等形式支付给医院等机构;

或者用于医院开发、系统维护、学术推广等。

 

4. 其他


是否存在私设“小金库”现象;

营销人员的薪酬支付是否合规;

购药品数量、向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销售返点现象;

库存管理、合同签订、销售发货、款项收取等流程控制是否有效,是否存在药品空转现象。

 

五、结语

 

总而言之,从检查组的构成、检查的内容均可以看到,财政部和医保局对此次核查的重视。


从被选取的药企名单可以看到,除了赛诺菲、施贵宝、礼来等跨国药企外,复星医药、恒瑞医药、豪森、步长制药、华润三九、同仁堂、上海医药、卫光生物等20多家上市药企均在此次核查名单之列。


几乎每隔6~7年,国家在制药企业的反商业贿赂、规范营销上都会有比较大的动静。


2006年行业整风和2013年葛兰素史克的“行贿门”事件,使得跨国药企和本土药企纷纷把合规销售提上日程,做为内部监控重点。对于医药企业而言,财务处理能力已经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企业在规范营销方面不断进步,不断规范,国家的监管能力也在不断加强,监管任务也不断深化。本次财政部和国家医保局联合进行的财务检查正是监管能力不断加强的表现。


本次通过对药企财务的穿透监管和延伸检查,对成本、费用和收入全面解析,最终目的是揭示药价形成机制,综合治理药价虚高,为医保基金保驾护航。


对于核查结果,我们将拭目以待,期待被选取的药企平安过关,毕竟这个关口,影响面将不仅仅是某家药企,更将是对医药行业的全体影响。

 

分享: 分享

MedTrend  ∣ 医趋势

医疗前沿资讯 | 趋势观察洞见 | 组织与领导力 | 人才解决方案

扫一扫上方二维码或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