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诺菲、强生、BI、礼来与韩美“分手”的背后!

2019-07-12 12:34:05 Alicia

来源: MedTrend医趋势



上周,强生旗下杨森制药宣布与韩美结束合作这场2015年11月达成的超9亿美金的合作项目就此流产。


韩美曾在2015年先后与赛诺菲、杨森、勃林格殷格翰、礼来达成4笔重磅交易,交易总合同金额高达56.23亿美元,全年获得预付款6.56亿美元然而,截至强生宣布终止合作,这四笔重磅交易均化为泡影。


前不久,百济神州收回旗下PD-1产品对于新基的授权,新基向百济神州支付了1.5亿美元。


“分手”在行业内演绎得轰轰烈烈,引发行业对于Lisense-in、License-out模式的关注。

*License in是通过向产品授权方支付一定首付款,并约定后续的里程碑款项及未来的销售提成,从而获得在某些国家地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商业化权利。License out 即为授权方出让这些权利。


韩美:4年,从唱好到唱衰

 


成立于1973年的韩美,早期以研发复方药和仿制药为生。2004年在韩国首尔上市;2007年,转型创新药研发,这是韩美在2015年走向巅峰的源头。


2015年以前,韩美还只是零星的将产品授权给欧美巨头。但在2015年,韩美大火:先后赛诺菲、杨森、勃林格殷格翰、礼来达成4笔重磅交易,交易总合同金额高达56.23亿美元,全年获得预付款6.56亿美元


20190712_123717_310160.jpg

▲韩美在2015年签订的4项重磅交易


这几项合作的研发预付款直接让韩美药业营收出现爆发式增长2015年营收达到13175亿韩元(75.3亿元),同比+73%;净利润1621亿韩元(9.1亿元),同比+274%2015年一整年,韩美股价暴涨700%。也是在这一年,韩美新晋成为韩国第一大制药企业。


20190712_123750_327265.jpg

▲韩美上市以来股价波动(红框为2015年)


2016年9月29日,韩美再次收获大单。罗氏旗下基因泰克与韩美签订协议,获得后者处于I期阶段的口服泛RAF抑制剂HM95573的全球独家开发权益(不包括韩国),支付8000万美元首付款以及8.3亿美元里程金和分层的双位数销售分成,交易总额9.1亿美元。


所有人都以为韩美“一飞冲天”,然而,发展的路线就此转弯。


2016年10月,勃林格殷格翰因为第三代EGFR抑制剂Olmutinib(HM61713)的严重皮肤毒性而终止临床开发,终止与韩美的合作。韩美的股价下跌超52%,市值蒸发了3.27万亿韩元(约合27.2亿美元)


自此,韩美开始走上坎坷的“分手”道路。


截至2019年7月,礼来、强生都先后与韩美终止了合作。而赛诺菲更是早在2016年12月,让韩美退回了1.9亿欧元的预付款,里程碑款缩水至27亿欧元,还要求韩美拿出部分融资负责项目开发。2015年所达成的大型合作项目无一幸免,原因基本也都与产品在临床上效果不佳相关甚至毒副作用强烈。


在国内市场,韩美制药与绿叶制药、再鼎医药、信达生物等达成药品许可协议。不过与再鼎医药的8528万美元合作交易在2018年也宣布终止。


从巅峰到低谷,韩美仅仅用了4年。这引发了行业对于Lisense-in模式的思考。


中国医药License-in热潮方兴未艾

 


中国市场上,License-in/out日益火热。


热潮背后:政策推动、创新困难、研发效率走低

 


近年来,创新药因其“成功上市所带来的巨额回报”越发受到重视。随着近年来国家一系列扶植鼓励的措施,具备新临床价值的品种的上市和放量速度有望加快。政策变革之下,补强产品线成为国内药企重要课题。


药企获得创新药的方式主要有三种:自主创新、投资并购、专利许可


20190712_123808_683733.jpg

▲创新药品种获取方式


中国本土药企原始创新能力薄弱,自主研发项目稀缺;而相对于投资并购,专利许可,即License in少量资金便可撬动整个研发项目,缩短研发进程,实现风险分担,无疑是一条研发项目来源“捷径”。


与此同时,大型药企研发效率走低。根据德勤统计, 2017年全球TOP12制药巨头在研发上的投资回报率仅有3.2%,战略性调整产品线为国内企业品种引进提供契机;同时欧美中小型药企通过项目授权进入国内市场实现共赢。


除此之外,部分海外在研项目更加切合国内的流行病学和发病机理等,这为国内企业进行License in模式的项目引进提供了良好的契机。

  • 2013年4月,歌礼生物罗氏达成协议,获得丙肝药Danoprevir(ASC08)的大中华区独家专利许可。引入ASC08的主要原因在于:ASC08对不同基因型的丙肝患者疗效不同,对基因1a型治愈率达到70%~80%,1b型达到90%以上;而中国丙肝患者中,基因1b型占基因1型98%,占全部丙肝患者57%。

    2018年6月,歌礼开发的首个抗丙肝1类创新药戈诺卫(达诺福韦,ASC08)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


中国Lisense-in交易Top10,正大天晴居首位

 


在国内经济快速发展的大环境下,本土企业通过License-in引进新药产品已经成为一种潮流。事实上,20家中国公司竞购一项优质资产并不罕见。


据DealForma的Chris Dokomajilar统计,中国的License-in交易一直“非常活跃”,自2008年以来,有近300笔交易只计算研发合同,而不是地区商业化)。


研究中国医药领域License-in 10大交易(按照交易总额排列)发现:


20190712_123824_516514.jpg

▲中国医药领域Lisense-in十大交易


  • 正大天晴凭借与美国生物技术公司Abpro Therapeutics达成的高达40亿美元的交易额位居榜首。

  • 百济神州是Lisense-in项目的常客,累计进行了11次交易,仅仅在Top 10榜单中,百济神州就出现了三次。

  • 基石药业进行的Lisense-in项目累计2项,但总金额高,均位列Top 10,分别为第6、第8位。

  • 如果按照次数来排名的话,李氏大药厂排名第一,复星医药凭13项交易位列第二。


潮流背后,严苛的“眼光”博弈

 


Lisense-in这种模式究竟成功与否?个体无法评判,但整体而言,Lisense-in这种合作模式的成功率是远远高于独立项目的。

*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的一篇分析文章《Trends in clinical success rates》统计了1997-2014年间合作与非合作的项目的成功率后指出,合作项目的成功率是远远高于独立项目的。


2017年全球在研药物数量排名前 25 的企业中,通过投资并购或者Lisense-in方式获取的项目总和超过40%。随着自身研发效率的走低,通过投资并购或者品种引进的方式获取新的在研项目、延续产品线成了普遍选择。


中国本土药企也从中获益。


20190712_123845_866857.jpg

▲再鼎医药部分Lisense-in项目(部分)


比如,

  • 再鼎医药将License-in作为了研发项目的主要来源,已经通过License-in先后从赛诺菲、BMS、优时比等企业中引入了多个产品。再鼎将负责这些药物未来所有的开发、注册及商业推广,卖方获得预付款、里程金和分层销售分成等。


  • 先声制药通过License-in产品增长迅速。

    (1)与安进达成生物类似物战略联盟,双方达成多个产品组合的合作;

    (2)与BMS共同研发抗肿瘤药物,开发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皮下注射生物药品阿巴西普针剂;

    (3)与欧洲生物技术公司Merus就双特异抗体达成战略合作。


但这背后也有风险。


目前国内企业License-in的项目以中早期“青苗期”的项目为主,往往带有一定的早期风险投资的色彩。韩美惨烈的“分手案”则警醒着行业,药物研发总是“九死一生”,博弈并不总能赢。成功的Lisense-in项目背后,考验着企业的实力与“眼光”。实施Lisense-in的企业,通常需要具备充足的资金、一定的研发实力以及强大的销售能力。



 

总的来说,Lisense-in 补强模式作为一种节约时间和资金投入的模式,仍将是未来药企补充产品线的重要手段。


市场新锐有望通过Lisense-in迅速取得市场先机和领先优势,但也需时刻警惕背后的危机。医药研发是变数非常巨大的事情,走到临床三期折戟的项目比比皆是。评估Lisense-in项目的成功概率,考验着医药企业的眼光与实力,同时,企业也需要在坚守核心研发,构建自己的护城河。



医趋势原创,版权所有,严禁抄袭,违者必究。

分享: 分享

MedTrend  ∣ 医趋势

医疗前沿资讯 | 趋势观察洞见 | 组织与领导力 | 人才解决方案

扫一扫上方二维码或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